是修酸酸呀

【双北】野蛮生长 序

私设撒为天堂岛计划演员 原破案剧情有。 文笔小学生 全文字数大概6000+
以上一波自产自销。
正文

 1.假面

“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尽真实。”


撒贝宁捡起何患者从身上落下的纸条,神情有些复杂。


他望向男人缓慢离去的背影,总感觉有一丝狡黠而精明的意味从那个单薄的身躯中钻出来,让撒贝宁感到很不舒服。


不知什么时候起,何患者已经懒得掩饰眼神中偶尔闪过的狠戾,但隐去的速度之快,从没人察觉分毫。


除了撒贝宁。


他嗅出了男人身上危险的气息,但没有揭穿。

反而…


那个词怎么说?有些惺惺相惜。他喜欢和聪明人交流。


可惜他和何患者的关系一直不算太好,固然撒贝宁有多么抖机灵,他也还是个秉持正义原,宣扬法治即是一切评判标准的道德模范;而何“患者”不一样,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罪人。


没错。


罪人。


撒贝宁深知这一点。除了敏锐的本能,主要原因是他的身份。


撒贝宁是一个演员。很特殊的是,他是天堂岛计划的演员——一个穷凶极恶的组织,他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揭穿这个罪恶的计划。他熟悉这里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人身上背负的东西。


人性本恶。


这个计划本不应该存在,而现在他要彻底摧毁它,就必须借助别人的力量,只是现在为时尚早。


撒贝宁捏紧了手中的纸条,神色一暗。


算了……也许赌一把能赢也说不定呢。这样看来,何患者是个很不错的助力。


他皱着眉,努力的回想尽可能多的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:


何患者单名一个炅字——“卒然而痛,得炅则痛立止。”挺奇特的意象。


男人身量和他相差无几,年纪稍长他几岁,看起来却青春依旧,让人有些嫉妒。何炅的真实身份不是患者,与之相反,他是一名医生。名头够大,罪行也有够大。本来医疗事故虽然是不良影响,但如果说上罪责,不过是赔款而已,可这个男人的狡诈显然超出撒贝宁的想象——不仅逃脱了法律的制裁,更倒打一耙把罪责栽到了竞争对手的头上。当然,这也是他被牵扯进天堂岛计划的主要原因。


真是活该…撒贝宁扯出一抹冷笑,却迅速的敛回去。


其实这么长时间的接触下来,何炅确实是个蛮不错的人——如果不是撒贝宁知道他的过往,学习他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吧……撒贝宁突然有些难过。


在天堂岛内连死亡都可能是虚假的,这个地方漏洞百出,而最可怕的却是迟迟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。


何炅一定是发现了什么,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待。尤其在人群中,聪明的过分。


尽管撒贝宁看起来是多么赤诚直率的人,他的内心也渴望着交锋,这是聪明人的通病,他很孤独。


围着滑稽围裙的男人抱着手臂斜靠在医院的墙壁上,下意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。


喉结滚动,胸膛起伏。


默默注视他的是许多双眼睛。


除了他心知肚明早已关闭的直播镜头,还有医院里无处不在的壁画。


无一例外是阴郁的人像,面目之狰狞和这个医院一样令人压抑。设计如此之不合理,却从头至尾没有人在意,想到这不仅让撒贝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在这个环境生活太久,其实他早就习以为常了,只是他并没有发现,那些死气沉沉的冷光之外,还有一道炙热的视线躲在暗处,肆无忌惮的扫视着他。


撒贝宁抬头看看表,时间好像已经差不多了,于是起身,舒活舒活筋骨,脸上玩味的表情瞬间消失,换成一副吊儿郎当又蛮横粗野的痞子模样——他又变回了那个初中毕业的撒煎饼。他也许真的是个很好的演员,是经验,更是天赋。


他抖了抖有些发皱的围裙,转身走回自己的小屋,身后的带子摇晃,双腿线条和腰线完美,臀部挺翘。步履间诱惑无法言说。


躲在暗处的何炅勾起嘴角,眼中有精光流转。也许撒贝宁的表演能给他的身份做一个很好的掩饰,但并不能骗到他分毫。


“看来我还能从你这捞到点别的东西呢。”何炅消失在黑暗中,“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…”


未完。